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西方的“左脑文化”

7已有 1265 次阅读  2019-04-19 16:21

这里有两个假设情境。场景AX和朋友一起喝咖啡。她不小心把毒药当成糖加到对方杯中,结果朋友不幸身亡。场景BY憎恨她的朋友,想要毒死她。她以为在对方的咖啡里投毒了,没想到放的是无害的糖,朋友逃过一劫。这两种情形中,XY哪个更该受到道德谴责?

 

一般人都会说Y更可恶,因为她明显有害人之心。可是,如果让右脑无法正常运作的人来选,他们会说第一种情况更糟糕,因为X的行为直接造成了死亡。很多年来,民间流传的通俗科学一直声称左脑、右脑功能不同且各自为政,左脑理性,右脑感性。也常听人自诩为“左脑人”或“右脑人”。英国精神病学家麦卡斯特(Iain McGilchrist)却说,日常生活中,人的左脑、右脑实际上一直同时运作,合作处理同一件事,两者只是行事方式不同而已。

 

在他最近被改编为纪录片的著作《主人和使者》( The Master and His EmissaryThe Divided Brain and the Making of the Western World)中,麦卡斯特称,在最基本的层面上,左脑管右半边身体,右脑管左半边身体,但在心理、精神层面上两者差别很大。左脑关注细节,右脑偏重整体。前者短期目标明确, 数学能力超群,凡事死抠,一板一眼。后者则擅长发现言外之意,能用想象力填补空白,在音乐、文学、艺术领域表现出色。左右脑分工的情况不限于人类,较高级的动物也如此。如,小鸟在野外觅食,既需要用左脑掌控啄食的动作,又要用右脑关注外界状况,以免沦为天敌的“盘中餐”。

 

对病人多年的研究和治疗让他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现象。比如,用手术切断左右脑之间的关联能阻止两个半脑相互干扰,消除癫痫症状,这对癫痫病患者是“救命术”。另外,左半边瘫痪者往往比右半边瘫痪者更难复健,因为前者右脑受损,无法正确辨识全身的健康状况,甚至会把左手当成别人强加给自己的异物。而右边偏瘫者虽然因为中风造成肢体的运动技能受损,但右脑依然正常运作,能分辨问题的症结所在,积极复健。本文开头提到的事例并不罕见,右脑受伤者通常无法解决情感、道德、价值观等“模糊问题”,就像美国情景喜剧《宇宙大爆炸》中情商欠费的天才科学家谢尔顿。

 

麦卡斯特本人对右脑的价值深信不疑。他说人脑不是电脑,左右分割对电脑来说是低效率、浪费资源的分工方式。但情感、创意、价值观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基。他甚至批判西方文明都建立在“左脑文化”的基础上,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过分强调科学技术,忽视艺术文化的价值。但他也声明,自己绝对不是“反科学”。他从学文改行学心理学、神经学,因为他反对文学分析课上“肢解”诗歌,忽视文学作品丰富内涵的做法,也因为他认可科学的威力。

 

只是,在和病人打交道的过程中,麦卡斯特意识到很多时候,抑郁症或其他心理问题都来源于患者的心理、情感需求与刻板的工作环境与社会文化不相契合。作为心理医生,他致力于帮助这类病人改变自我认知,解开心结。至于他人批评他的学说“大而无当”,他回应说:那些都是“左脑文化”的迷信者。这话是否强词夺理,自是见仁见智。但麦卡斯特的学说最有价值的一点,我觉得,是解析西方文化的局限,提倡用全面的眼光看待不同文化传承的长处与短处。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