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清华灵异故事-转载豆瓣(羊的日记)

14已有 8930 次阅读  2014-05-14 09:44   标签清华大学  蒋介石  侵华战争  帝国主义  西南联大 
清华最鬼气拂拂的是哪座楼?有人说是中主,有人说是一教,因为那座楼盖得最早,而且非常阴暗。的确,那两座楼都有不少鬼气,但清华最神秘的,应该算二教。二教并不大,而且只有四间教室(算上老也不开的404),但是竟然有3个门,而且402本来可以从正门进的,但现在却从南门进,几乎从来也没有用过的404却要单开一个门。
  如果大家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发现:如果正门经常开,那么根本就用不着南门和北门。其实,二教和一教是几乎同时盖的,建筑结构几乎相同,那么为什么二教比一教多两个门呢?其实,二教原来与一教完全相同,只有一个门--既现在的正门,而开通两个侧门,与抗日战争时二教的一段不寻常的故事有关。
  在清华大学85周年校庆时,我结识了我们系的一位48届校友。他今年70多岁,现在旅居美国加州。不知为什么,他和我非常投缘,饭桌上,我们聊起了那段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
  那是在1937年夏天,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侵华战争,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没打一枪放弃了北平,清华大学也跟随政府迁到了大后方----重庆(就是后来“西南联大”的前身)。清华园在日寇的铁蹄下惨遭蹂躏,直到1945年光复。
  光复后,清华大学迁回了北平,接管了日寇盘踞8年的清华园。接管时,自然要清点校产。当校工打开二教地下室时,一鼓冲天的臭气扑面而来。但是,无论怎样寻找,也找不到臭气是从那里发出的。
  恢复上课后,二教便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先是402的一盏灯变成了“长明灯”----无论电工怎么检修,也不受开关的控制而整日整夜地亮,然后是楼梯上莫名其妙地出现鲜血,而且越擦越多,到后来上晚自习的学生常常听到地下室发出凄惨、恐怖的哭声,直到有一次上课时,黑板上出现了一张鬼脸,而且无论怎么擦也擦不掉。从此,学生都不敢去那里上自习,教授们也都反对去那里上课,连打扫二教的校工也再没有跨进二教一步。二教真的成了一座“鬼楼”!
  一开始,校方还被蒙在鼓里,不明白为什么教授们都不去二教上课,而教授们也不便说出二教的事情,都以教室阴暗为由敷衍。直到有一天,校长亲自去了二教,想看看教室是否阴暗得无法上课,结果在404教室里看见了一个满身是血,没有头的人对着他哭,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校长吓坏了,立即用汽车从白云观请来一个道士。车一过二校门,道士就大喊:“停车!停车!”车停下来,他借了一杆笔画了一道符,贴在了挡风玻璃上,说:“前面的阴气很盛,仿佛有几百个冤魂在盘踞,车不能开过去,否则肯定会出事!绕道走!”司机半信半疑地掉转车头,绕道到了校长办公室。一进办公室门,道士就说:“正对着牌坊(指二校门)的那座楼里阴气很重,那里有数百个冤魂!
  我只会除妖,不会超度。您另清高明吧!”说完扭头就走。校长连忙拦住他,说:“您能先去那里看看吗?到底是妖是鬼,不看看怎么知道呢?”道士想了想,说:“也好!
  您先给拿一碗清水、一包白灰,我好有个准备。”说着,他画了两道符,一道帖在自己背上,一道给校长贴上,然后拿着水和石灰,和校长一起走进了二教。
  一进二教,道士就说:“地下室有问题!”进入了地下室,扑面而来的还是那股恶臭。这时,校长忽然看到了那个无头人,吓得说不出话,用手捅了捅道士。道士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于是用那碗清水向无头人泼去。无头人应声消失了。道士又向地上撒了一把石灰,地上立即出现了白色的脚印,一步步向前走。走到一堵墙前,脚印消失了。道士让校长用手电筒照亮墙面,原来这里的墙比两侧的颜色深,好象是刚砌好的。道士说:“毛病就在这里了,这堵墙的后面一定有文章!”
  为揭开秘密,校长决定招募民工推倒那堵墙,然而因为二教鬼事流传的很广,谁也不敢应招。工钱由一块大洋涨到三块,也只招到四个民工,再加上校内的五个胆大的高年级学生,一共九个人跟校长和道士一起进入了二教地下室。大家用铁锨、大锤一通折腾,可是那堵墙却纹丝不动。仔细一看,墙体是钢筋混凝土造的,因此非常结实,用手工根本不可能砸开。没办法,校长从军队里的朋友那里搞来了炸药、雷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堵墙上炸开了一个一人高的洞。
  道士是第一个进入那个洞的。紧跟着,校长和其他九个人也跟了进来。原来,洞里还有很长的一条通道。通道两侧全是一扇扇小门,门上都上着锁。白色的脚印在墙后又出现了。大家沿着白色的脚印往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拐了多少弯,脚印消失在了一扇门前。这扇门并不太结实,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门里的情景是看到它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的:3堆白花花的骷髅堆在地上,骷髅的身上还穿着残破的衣服。
  清华大学校长后来把这件事透露给了北平公安局,公安局派了数百名警察来到二教地下室进行了大规模搜查。结果在地下室中发现了3625具尸骨和大量恒温箱、鼠笼、注射器等细菌培养、实验设备。
  远东国际法庭上,日军北平区情报本部部长中川圭一承认,为了创造“功业”,他从1940年开始筹建华北的731----日军北平特别病院,为掩人耳目,他挑选了一般人无法进入的清华园,在二教地下室开挖了一条隧道,建立了这座细菌战实验基地。这里残害了七千多位抗日军民,制成了数十吨生物战剂。在日本投降撤退时,为了完全消灭证据,他竟残忍地下令,将所有的“实验品”和实验设备一起掩埋。然而,冤魂纷纷显灵,使得这座杀人的魔窟终于大白于天下。
  说来也怪,从此以后,二教再也没有出现过鬼。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二教的门还是按照一位“半仙” 的说法改成了三个,为的是应和“三羊开泰”,使得二教的“阳”多一些,把鬼镇压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