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最后几天隔离(中):大数据的锅?

8已有 949 次阅读  2022-06-15 16:06


614日,晴好,气温上升了。隔离酒店让大家填好两张测试焦虑和抑郁的表格,发到群里,由驻店医生评估、跟进。关注隔离期间大家的心理状态是进步,但似乎在尊重隐私方面还可以改善,不说其他,表格上的出生年月、学历、婚姻状况等没有必要跟素昧平生的人分享,那些确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会不会因为要暴露症状不愿意如实填写呢?

 

收到同事T的微信。她从波士顿飞香港,在那里隔离七天,接着从深圳入境内地,又在那里的酒店隔离两周。最后在深圳解除隔离,坐高铁到了上海,据说没人检查,目前“彻底自由了”,真不容易。还得到消息,驻美使领馆同时开放非公民签证申请,不知此举对航班时间是否有影响,因为可能在首尔的“技术经停”有望取消了。

 

同一天看到本市最新公报,防疫政策进一步放宽,父母所在小区每周两次雷打不动的免费集体核酸检改为“便民检测”大概是有需要自己付费检测的意思。不过,父亲打电话来,说因为我在医学观察,连他的码也有标记(因为我的手机是他的副机):健康码虽是绿码,但扫“门铃码”进入公共场所会报警,错误标注为“医学观察,不能去公共场所”。接下来我给父母所在小区的“网格员”打电话,他们给公安打电话也没法解决,说只能等我解除隔离。又多次给隔离酒店所在的社区打电话,不折不挠,终于找到分管此事的人员,他说这是大数据搜索手机号码的结果,他们只负责协查,无法更改号码。好说歹说,更改了解除隔离日期,也许这样父亲刷码时就不会报警了。

 

同时收到大学不少电邮,有关各种琐碎公务。现在发现中国时间每周二,美国的周一往往公务电邮最多,已经是规律。另外,年初投稿的一篇论文将在八月底开始排版,进入制作期,编辑发来电邮告知十二月会面世,也是好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