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本是同根生--转载豆瓣(羊的日记)

13已有 10172 次阅读  2014-05-14 09:27   标签高晓松  blank  房地产  香港人  target 
关于陆港摩擦,我们还有什么新鲜的能说吗?

亚洲真是一块奇妙的地方。从最朴素的想法来说,做生意的多了,旅游的多了,相互之间交流的多了,兄弟姐妹们应该更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才是。可随着经贸往来,人员交流越来越频繁,各个国家、地区之间民众之间的怨恨、嘲笑、歧视等等负面的情绪反而越来越多。最大的中日两国不必多说,如果拉上韩国,一个互相瞧不起的三角等式也可以成立。到陆港之间,香港人认为大陆人扰乱了房地产,占用了医疗资源,旅客也不讲文明、大陆人认为香港人仗势欺人,工于心计,得到国家如此多的优惠还不满足。这双方口水仗的清单还可以列的无限长。

不过说到歧视,陆港内部也绝对不少。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北方人看不起南方人,南方人看不起北方人,在武汉的时候,还总是能听到各种拿黄陂口音开涮的各种段子,最近高晓松的文章里是这么写的:“人家说自己也是四中的,我们都得问问你初中高中都是吗?清华你还得是电子、计算机、自动化、建筑系四个最好的系。”(顺便说下,这个典故我还真没听说过)至于香港,一句“住边度(住哪里)”就可以包含了经济收入,社会地位,教育程度等等信息。住半山的和住元朗的仿佛就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元朗有全香港最好吃的街边串烧,这种事情半山的富家子弟们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陆港之间的相互歧视,也不算什么特别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这个民族,乃至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充满了这种浅薄之人。

越是自己受的歧视越多,越喜欢把这种情绪转嫁出去。动不动就摆出一副高等人的派头,恰好印证了内心的虚弱和无能。什么”阿拉上海人可不是这样的“,”咱们北京爷们(儿)”“这是香港,不是大陆。”说出这种话的人,总让我想到《康熙微服私访记》里那些个太监,动不动就朝着别人,“这皇宫是你们乡下地方可比的吗?”,当正主子一亮身份,马上爷前爷后的叫个不停起来,恨不得跪下来打自己的脸。

圣人为什么能成为圣人,就是因为虽然他自己也累累若丧家之犬,或是衣不遮体的冥思于树下,或是驱赶羊群于旷野之中,但是绝对不会以睚眦之心襟,对待同样是劳苦的普罗大众,有的只有摆事实,讲道理,明辨是非。以怨报怨,非但不会解决问题,反而死结只会越打越紧。更何况,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全世界的小市民要相互体恤,你吐过痰,我骂过街,以最朴素的阶级意识来看,大家屁股都不干净,互相理解一下。你指出我不能在地铁里吃东西,我表示初来乍到,下不为例。你自己也不要上来就骂骂咧咧的。两边都像是疯狗,这是丢人呢,还是丢人呢?

更应该声讨的是孔庆东,毕竟,那段录像双方都是小人物,也都无意把这段经历放到网上供人观摩。但是孔的行为非常下作,自己有职位,有地位,还能代表个什么派系,还有意识的传播这种粗俗、极端、宣扬仇视的言论。一个老师,姑且不说观点怎么样,理性要讲的吧?温和要讲的吧?世界上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双方都要打五十大板的,但是一定会有这种小人跳出来,强词夺理的说全是对方的错,我们自己这边完美无缺,那谈话到这种份上,也就完全不需要讲道理了,双方互殴一阵就是。只最怕的是轮到双方比划了,之前这搅混水的小人不声不响的偷偷跑了。所以诸位,这种小人的话,要是当真我们就输了,理性和平和也就输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